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
    追光者|廈門眼科中心李東侃:常留一盞燈

    時間:2022-09-05 14:20來源:廈門眼科中心編輯:lin瀏覽:

    【文章導讀】李東侃很注重患者隱私,從她緊閉的診室大門就能看出來。坐在診室外,看那扇門一開,一合,似生命在呼吸間,夾帶了一絲忐忑。

       
    李東侃博士
     
        李東侃很注重患者隱私,從她緊閉的診室大門就能看出來。坐在診室外,看那扇門一開,一合,似生命在呼吸間,夾帶了一絲忐忑。
     
        進門后,李東侃正在與患者溝通,“還習慣用這藥那我還給你整這個”“遇到啥問題咱就解決啥問題”……很快,你就會卷入那賊舒適的家常話里,有了一種與老友交流近況的錯覺。柔和有力的話語有著厚實的安全感,讓人將一顆不安的心,放了下來。
     
        好苗子
     
        當一名醫生,可能是天意中,帶了那么一點天賦。當然,即便才智雙全,不努力向上生長,那也成不了“材”,如果還有能結出幾顆“情商果”,那真是再好不過了。苗林千頃,綠野萬里,是醫者未來的沃土。
     
        直到現在,李東侃都還記得“小劉醫生”為自己看病的情景,那是一位小時候常常給自己看病的“醫生阿姨”。這“嘎嘎厲害”的醫生形象成為李東侃的一盞“明燈”,指引她走上了醫者這條路。
     
        瞅著女兒是個“好苗子”,父親十分支持她的理想。80年代末,李東侃便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白求恩醫科大學(6年制)。此后,李東侃在父親的鼓勵下不斷深造,成為了一名眼科醫學博士。
     
        2004年,李東侃作為引進人才來到廈門眼科中心。如今身為青光眼二科主任、主任醫師,李東侃看過患者慢慢穩定住病情,也見過患者漸漸失去光明。在有限的醫學里,李東侃有時也深感“使不上力”。
     
        看慣了李東侃的這份“職業磨礪”,老李家還是有不少晚輩選擇了從醫。她很寬慰,這說明醫生的身份在被認可,越來越多優秀的醫者在“長成”。這也讓醫生從一份“奉獻”的職業中,獲得了更實在的尊重,而不是空有的贊美。
     
    李東侃博士
     
        鷹眼
     
        醫者,要能看清患者的表征,也要將患者內心無聲的陳述讀得清透,即便,看見科學在世俗觀念面前,一文不值地碎裂,也要相信,有一天這樣的眼光,能被抬高,被放遠。
     
        “這要是傳出去,以后黃家還怎么傳宗接代?”
     
        漳州的黃先生查出了青光眼,他的三個胞兄弟也同樣患有青光眼。當黃先生的女兒也被查出青光眼后,李東侃建議黃先生家族內的成員進行青光眼的遺傳學檢測。為能擺脫這樣的基因,黃先生的女兒同意了。當醫療隊已經為此次采血工作做好準備時,卻突然被告知,“不做了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原來,黃先生的母親得知這件事后,強烈反對,她擔心醫生到家里采集血液樣本“被村里人看了去”,以后不僅村里,甚至連隔壁村的人都會知道黃家有這個病,而且都知道這個病會遺傳,那誰還愿意來說親?
     
        經過幾輪苦口婆心的交涉,李東侃依然撬不動黃老太這顆“頑石”,即便黃先生的女兒也參與了游說,但基因篩查的工作仍無法開展,最后只好放棄。李東侃到現在還抱有遺憾,眼睜睜地看著黃先生的孫子也被診斷為青光眼而“力不從心”。
     
        青光眼具有一定的遺傳傾向。青光眼的診斷中,病人會被詢問家族史,一旦確診,族群內建議都定期進行眼底、眼壓的篩查。青光眼有多種類型,遺傳方式也有所不同。有些人暫未出現癥狀,但攜帶了青光眼基因就有發病的可能性。因此早篩、早干預、早治療,是控制青光眼發病的有效措施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如果是兒童在早期發病,醫生會以保住孩子有生之年的光亮為主要目標;如果到了晚期視力喪失了,醫生只能為孩子減輕痛苦,盡力留住僅存視力。放眼未來,孩子人生的路還很長,而有機會通過遺傳學手段為他們選擇光明人生的,是長輩。
     
        這樣的悲劇是可以干預的,李東侃提議一些患者配合醫生進行基因篩查,為優生優育、提高生活品質提供“前期工作”。但在這個過程中她發現,即便隨著人們生活質量的提高,經濟能力的不斷改善,傳統觀念依然像古樹錯綜雜繞的根枝,盤結在人們心中,難以拔除。
     
        每一個患者放在醫學上,是一個病例,走進人海中,是一個家庭,一段人生。所謂見過了人間諸多疾苦,才更懂敬畏生命。李東侃更多的是希望年輕的一輩兒,能破除世俗觀念,用長遠、科學的眼光去為家族“基因”做一個更優的選擇。雖然,這還需要時間,還需要沖破世俗這道屏障的勇氣。
     
        獅心
     
        一名優秀的捕手,光有雄心膽魄還不夠,還得有用仁心拿捏人心的本領,在翻覆波瀾的世事面前,心若扁舟一葉,或逐云而行,或踏浪而歌。
     
        開始接觸臨床工作時,李東侃笑自己“初生牛犢不怕虎”。然而從醫時間愈長,李東侃反而愈發沒了年輕時的大膽。她看過病人無數,也交了朋友無數,那顆醫者的“心”也愈發柔軟和敏感起來。
     
        青光眼是視神經受損導致視力喪失或失明,就好比一顆燈泡,連接的電線被壓斷了,燈泡就不亮了,且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。因此青光眼作為不可逆性致盲性眼病,需終身隨訪。治療的基本手段就是控制眼壓,而患者的眼壓在不同階段,也有不同的控制目標,不同的治療手段。
     
        有時候李東侃看這些“老???rdquo;來診室,她心里那股難受的勁兒“也好不到哪去”。她深知,患者受到的精神之苦,遠高于肉體受到的病苦。治療青光眼,需要患者和醫生長時間協同作戰,不僅對病情要有所知、有所措,更需要從心理上有所備、有所防。
     
        這無法一蹴而就,何況這些都需要建立在患者信任醫生的前提下。
     
    李東侃博士
     
        李東侃印象很深的是,一名患者左眼做了青光眼手術,來復查時,左眼眼壓正常,但沒有做過手術的右眼眼壓超過了正常范圍。他拿著檢查單指著自己的右眼問,“這手術為什么沒有做好?”
     
        這話刺傷了李東侃的心。不論對待什么樣的患者,李東侃認為自己向來都是盡心盡力,這是自己的職業操守,并不因人而異。但難免有患者把這醫者的“本分”視為“買賣關系”,從一開始就不信任醫生,這讓醫生很受挫。
     
        情緒會傳遞,醫生的心情也會被患者所影響。但使命感還是讓李東侃學會了克制自己的性子。
     
        其實很多青光眼醫生的心理也容易處于亞健康狀態。這些或多或少有些“疑心病”的青光眼患者很容易將焦慮、恐慌這樣的情緒釋放給醫生,而除了幫患者做好心理建設,醫生也亟需給自己建設一個好心理。
     
        人有交流,就有感情。和李東侃處成朋友的患者,還是大多數。有時惦記他們的病情,有時又記掛他們的生活。畢竟,長時間的“相處”想要跨越醫患之間的關系,說難也不難,說容易也不容易。
     
        婦人手
     
        用指尖感觸時代更迭,讓歲月累積的經驗在手中刻撰,哪怕世間微亮,手中柔軟溫暖的明光不滅。手承衣缽間,吾輩醫者血脈,亦延綿不息。
     
        喜歡做小手工的李東侃動手能力很強,這也為后來臨床工作打下了基礎。只要跟過臺,看過幾次手術,她基本都能輕松上手。如今,李東侃培養年輕醫者,她看一眼就知道誰“手巧”。
     
    李東侃博士
     
        從醫生涯中,李東侃這雙婦人手為不少患者留住一絲光明。她很感謝那些信任自己的患者。有時面對患者的治療,李東侃需要嘗試“新手段”:用鷹的眼光探尋救治的方法,用獅心與患者共同嘗試救治的可能,用一雙婦人手大膽創新。如果沒有患者及家屬的信任,其實很多手術都無法完成。“信任是無形的,卻貴若千金。”
     
        時代的齒輪在前進,文化、理念、技術在不斷變革和更新,對一名醫者來說,知識需要不斷擴容,要掌握的技術也要不斷升級。為患者提供更加微創、無痛的手術,是患者的福祉,而對于青年醫者來說,他們能站在前輩摞起的肩膀上,有效減少了3-5年的徘徊期,學到精妙的臨床經驗,擁有更先進的設備、更優的治療手段和藥物作為自己征途上的有力武器,“是患者和年輕醫者的時代之幸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如今,人們獲取知識的渠道越來越多,知識層面也越來越廣,文化接受程度也在不斷提高。這是李東侃樂于見到的模樣。青光眼治療是一大挑戰,雖然人們對疾病的正確認知、治療和干預手段的接受程度還需要時間,但從整體上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。
     
        做醫生,想要大富大貴是不可能的。在李東侃看來,醫生就是個職業,說高尚不過也和所有人一樣平凡,說崇高實則在自然法則面前也渺小。前輩得當地放手,后輩敬重地接手,是醫者的衣缽相傳。李東侃很謙虛地說自己只是醫者這條路上的一盞燈,燈常亮,只為后輩映照來時路,亦為病患守住希望的溫度。

    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

    国产老熟女精品一区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