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
    追光者|毛祖紅:愛笑的眼睛會說話

    時間:2022-07-28 15:02來源:廈門眼科中心編輯:lin瀏覽:

    【文章導讀】如今,他已是廈門眼科中心白內障·老花眼中心行政副主任、主任醫師。他更多的,是希望在這份職業中為他人擦亮心靈的那扇窗,讓光線透過,折射出人生更多的維度。

        民間有句老話叫“母舅大似天”。舅舅確實對毛祖紅有著莫大的影響。小時候他??串斸t生的舅舅為鄰里街坊治病,那種“被人需要”的價值感,以及為患者治好病后“被人稱贊”的獲得感,令他十分向往。
     
        所以他選擇成為一名醫生。雖然學醫很苦,而且還要比選擇其他專業的同學付出更多的時間,但是臨床實習中,毛祖紅從患者的笑臉上真的收獲到了價值感和成就感,他決定好好干下去,這一干就是快三十年。如今,他已是廈門眼科中心白內障·老花眼中心行政副主任、主任醫師。
     
        人的一生,轉眼即已白頭,如果還有第二次,他依然選擇醫生這個職業。他很認真地思考了半晌,“叫我干別的,還真不會。”如果說是熱愛,可能還太淺薄,他更多的,是希望在這份職業中為他人擦亮心靈的那扇窗,讓光線透過,折射出人生更多的維度。
     
        “幾十年白活了”
     
        在一次體檢中,陳先生被查出患有白內障,并伴有近視和老花眼,“我還沒四十歲!”陳先生以為這是老年人才會得的病,震驚之余還是“謹遵醫囑”做了手術。
     
        術后拆下紗布,陳先生又驚嘆道,“我這幾十年都白活了!”原來陳先生一直都有近視,但出于“眼鏡越戴度數越高”的錯誤理解,二三十年他都是在“模模糊糊”里度過的。要不是這次毛祖紅為他做了摘除了白內障并植入多焦點人工晶體,他都不知道“原來眼前的世界是這么清晰。”
     
        “以前是復明白內障,現在是精準屈光白內障。”從醫快三十年,毛祖紅攤開一雙纖長的手,就像翻開一本“白內障手術史”,實操過、思考過,有一定的發言權。
     
    毛祖紅主任
     
        這幾十年來,毛祖紅最大的感悟,就是在時代的變遷中,醫療水平在不斷提升,醫生也在為患者提供越來越高質的白內障手術:最早的傳統白內障手術為的是解決患者白內障的問題,讓患者看得見;后來白內障手術不僅要患者看得見,更要看得清;而現在,屈光白內障要的是讓患者看得見、看得清,更要看得舒適。
     
        就好像以前和現在人們對飲食的需求,從只希望自己能吃飽,到開始追求吃得好,再到追求吃得健康。這背后體現了時代發展的進程中,人們生活質量在提高,國家的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都在顯著增強。
     
        以今天的醫療水平和實力,精準屈光白內障手術不單純只為解決白內障的問題,還能解決老花眼、近視、遠視等綜合問題,滿足患者看得見的基本要求外,還能滿足患者日常生活的種種需求,不僅要看得了手機,用得了電腦,還要能開車時看得見遠方的路。
     
    毛祖紅主任
     
        醫術順應時代在變化,也要求醫者順應變化不斷進化升級。在“復明”的大道上,毛祖紅常不驕地低頭師?之長,用扎實的醫技為患者重返光明。
     
        立體式“復明工程”
     
        當然,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陳先生這么幸運。白內障是全球一大致盲性眼病,治療的根本方法就是手術。但是在很多發達地區及國家,白內障手術率卻很低。
     
        毛祖紅很慶幸自己早期搭上了“復明工程”這輛快車,能到國內一些偏遠山區為困難患者進行白內障手術,甚至踏出國門,代表中國援外醫療隊,前往斯里蘭卡。
     
        任務是為當地的百姓做白內障手術,時間是兩周。一落地,毛祖紅就和另一名醫生輪流上手臺,每次一干就是10小時。15天,兩個人的手術量相當于解決了當地一年的量。
     
        國雖有界,醫者無疆。毛祖紅回憶道,去的時候,他們都排著隊來等,當地資源也很有限,我們帶去手術設備及材料,給了他們至優的治療。做完手術,他們眼眸里閃著光,笑得很開心,充滿著感激之情。
     
        雖然語言有所不同,但是全世界的笑容是一樣的。不論是寧夏涇源縣的回民,還是斯里蘭卡的百姓,所到之處,每一張笑臉都令毛祖紅難以忘懷。在這些笑容的背后,毛祖紅也看到了我國醫療實力的強大,也看到了更多像他自己這樣的醫者加入到幫扶的隊伍中。在這個過程里,物理距離在縮短,心理距離在拉近,信任維度在延長。
     
    毛祖紅主任
     
        和在醫院坐診的不同,面對這些患者,毛祖紅需要的是“走過去”,為他們快遞一份“光的禮物”。在這些偏遠、經濟欠發達的地區,勞動力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,有的甚至年紀很大了,依然通過簡單勞動來謀生。如果眼睛看不見,他們就很難通過勞動力來改善生活,“為他們送去的光,不僅僅是眼里的光,還有希望的光。”
     
        當然,毛祖紅深諳“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”的道理。在幫助當地患者擺脫白內障困擾的同時,他更希望的是能把技術帶到那里,真正為當地留下一支“帶不走的醫療隊”,才能長期解決當地患者的眼疾問題。“這才是幫扶真正的意義。”從醫路上除了用技能武裝自己,毛祖紅也擅于用辯證的思維武裝自己的大腦,讓自己建立起一個立體式的“復明工程”。
     
        同一戰線的隊友
     
        “天吶,我臉上怎么這么多斑?”剛做完白內障手術的葉阿姨拆下紗布時,特別高興,嘴里直說“好清楚”,直到女兒遞給了她一面鏡子。“毛醫生,我怎么做個眼睛的手術整個人都變老了?”
     
        有不少像葉阿姨這樣的患者,做完白內障手術后“又氣又笑”,他們已經太久沒看清自己的模樣了。
     
        人的眼睛中有一個折射光線的小透鏡,叫晶狀體。在使用過程中它會老化,就會出現混濁。就像一面通透的玻璃變成了毛玻璃,阻擋了光線進入,看東西就會出現模糊,這種狀態就稱之為白內障。
     
        早期的白內障手術醫生會說等“熟了”再來做,那是受限于當時的囊外摘除術,需要等晶體硬化后做大切口取出。但是在醫療技術不斷更新的今天,技術倒是真的很“熟了”,完全不必等白內障“熟了再做”,可不知為何,這種“傳統觀念”束縛了很多患者,導致了手術時間的拖延。
     
        毛祖紅不建議患者拖延手術時間,“評估指標如果已經達到手術要求,就可以手術。”當然,這需要和患者“好好溝通”,但有時候溝通,確實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     
        有些疾病是無法抗拒的“自然法則”,比如白內障、老花眼,可以通過手術來醫治;還有一些未能攻克的疾病,或是已經“不可逆”的疾病,亦是醫生的無奈。醫與患都是人,都無法逃避自然法則的生態圈。當一個患者尋找醫生治病時,如果給予了過分的期望,對疾病的認知又無法與醫生同步,矛盾就容易會產生,甚至激化。
     
        “其實醫生和患者是同一戰線的隊友,都是為了戰勝疾病共同發力。”只要理解這一點,患者與醫生之間才能從同一個方向行成合力。所以提高患者對疾病的認知,理智面對自身情況,科學評估治療效果,非常重要。這有利于醫與患共同攻克“疾病”。
     
    毛祖紅主任
     
        每當為患者揭去眼前的紗布,跟隨他們的目光閱覽眼前的人和景,看到他們臉上躍過一絲“不可思議”的喜悅神情,毛祖紅的嘴角都會不受控制地跟著上揚。
     
        他們由衷的笑容,夾帶著眼尾的皺紋,如池中綻放的蓮,盛放于驕陽之下,干凈純粹,那泛起的漣漪是人生中每一次淺笑,坦蕩安然,舒放光明。
     
        專家簡介
     
    毛祖紅主任

        毛祖紅主任醫師
     
        出診時間:
     
        思北院區:周一全天、周二上午、周三全天、周五全天、周六上午
     
        擅長項目:白內障、老花眼、高度近視(ICL)等
     
        主任醫師,現任白內障科副主任,龍巖華廈眼科業務院長。中華醫學會眼科學會會員,廈門市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專家,北京乾坤恒大健康扶貧基金會專家委員會委員。從事眼科臨床工作近30年,擅長白內障、青光眼、高度近視,老視眼等眼部疾病的診治;特別是在白內障超聲乳化術方面有豐富的臨床經驗。在國內較早開展飛秒激光白內障手術、微切口白內障超乳手術,嬰幼兒白內障手術及高度近視ICL植入術等。承擔省市科研究項目3項,曾獲市科技進步二等獎,三等獎各一項。多次參加國內外白內障復明扶貧工程工作,2014年參加斯里蘭卡光明行活動。

    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

    国产老熟女精品一区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oomoo"></table>